+ TOUS LES MUSÉES DE LA VILLE DE PARIS

DéCOUVREZ LES 14 MUSéES DE LA VILLE DE PARIS

» Fermer

男性墓葬头饰

男性墓葬头饰

辽(916 – 1125) 十二世纪早期
内蒙古 (?)辽宁(?)
镀金金属
高:24.1cm 长:21.5cm (面具), 高:23.7cm 长:28.3cm (头饰)
M.C. 2001-8.(面具), M.C. 2001-9.(头饰)

这个两个墓葬头饰的组成部分见证了辽代的契丹贵族的埋葬习俗。这一习俗把干尸处理与精工制作的丧葬服饰使用结合起来,服饰包含一些金属的元素。 在辽代正史( L’Histoire officielle des Liao)中仅仅粗略得提到这些墓葬装饰,把其简要称为“覆尸体之物”。 在20世纪80年代发现的两个墓葬中出土了几具保存足够良好被装饰过的遗骸,核实并且充实了古代文献 (《内蒙古》, 1993) 中提到的一些珍贵的细节。

 

赛努奇博物馆的每个面具都是由一张完整的铜片锤打成型的。经过精心磨光后再镀金。墓葬面具是挖掘中最常发现的物件。精美的细微之处凸显了面具的高贵,它的切工精细到可以仅凭胡须就能确切得区别男性面具还是与他成对的女性面具。他们闭合的眼皮划出一条优雅的曲线。面具边缘的一周小孔可以使它与一件金属网络相连。耳垂上应该饰有一对耳环,其中一个猫形的耳环还放在女性面具上。在辽代时盛行佩戴耳环,这并非是契丹本身所有的习俗,与辽的态度不同,这一个时尚在宋朝时广泛流行 (Zhang, 1987, p.26)。

 

耳环或者是装饰物,镶金的乳状材料的珍珠制成的垂饰因其卷叶饰物而突显出珍贵。它们还附带一条用水晶、紫水晶和金制成的项链。在辽代墓葬中这样混合组成的项链十分常见。女子头冠反而更加稀有:很少有织物做成的头饰留存下来的。赛努奇博物馆的每个辽代面具都各与一个鎏金的头饰组合在一起,这种头饰由线穿起来的镂空的板组成。

 

鎏金的银质男性头冠的技法更加复杂:二十四个镂空的壁板,其边缘切成莲花形,三个为一组装配在四根杆组成的骨架上。每个都饰以鸳鸯或凤凰,它们与金属丝顶端上摇摆的八只鸟相呼应。这些活动的元件不禁让人想起在中国东北发现的十六国燕国时期 (335–436) 以及朝鲜王国的高句丽(公元前37年 – 公元后668年)头部步摇的装饰。然而这个图像让人想到中国文化而并非草原文化:最常见的题材是与灿烂的金银珠宝饰物相结合的龙或凤。虽然他们并没有出现在辽代正史中,但这样的头冠本应是官员正服的一部分。对于其来历的研究思路非常开阔:金属镂空片的使用可追溯到朝鲜新罗王国的王冠。

 

根据这组稀有的墓葬作品的风格特征可以推定它是公元七世纪前二十五年间的作品。 

精品典藏 : 辽代(公元 907年-1125年)
Mode d'acquisition : Agnès 和Christian Deydier 于2001年捐赠.

男性墓葬头饰
© Musée Cernuschi